当前位置: 主页 > 康复服务 >

残疾人用品

时间:2007-08-17来源:管理员 点击:
当企业遭遇政治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7-08-13 15:30:43


  
  李巍
  早在几个世纪以前,从欧洲重商主义与重农主义关于国家与市场关系的最早交锋开始,围绕政府经济职能的争论就一直贯穿着民族国家发展的始终。近几十年来,这种争论更是在持续而激烈地进行着。它们不但见诸学术报告厅,而且也出现在市民的生活、公司和政府的日常工作之中。这些争论的目标是设计出一套最佳的经济管理体制,以使政府和企业在同一个制度框架下相得益彰,最大限度地促进国家和人民的经济福祉。
  现在是应该重新盘点当代的政府与企业关系的时候了。政府-企业关系从根本上折射一个国家的经济管理机制。《政府与企业-比较视角下的美国政治经济体制》虽然集中关注的是美国的政府-企业关系,但同时还与英国、德国和日本进行比较。英国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工业化国家,它带领世界进入工业文明;日本和德国执行着一套和美国大不相同的政治经济体制,它们在战后的“经济奇迹”宣示一种截然不同的通向成功之路。这些国家都曾实现过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望尘莫及的高度繁荣,在这个日渐显现的、以知识为基础的国际化经济舞台上,他们在构造政府与企业的合作关系上的独特品质,反映了资本主义的各种模式。
  日本是一个政府领导经济的国家,由官僚精英、政治家和产业领袖所组成的联盟来引导国家经济发展,虽然企业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但是受到高度尊重的官僚机构在经济活动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其大藏省和通产省或许是资本主义世界中最为强有力的经济官僚机构。而德国的经济领导是谈判性的,政府官员将企业和劳工代表召集到一起,以形成一项劳工、资本和政府都同意的政策。按照这种“合作主义”治理模式的逻辑,如果一种政治体系能以最佳的方式将劳工和企业经理同时整合进政策过程,就会有最多的机会来解决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挑战。英国则具有这样的特点:政府常常会在经济上采取主动,但是公司保持他们的自主性,工会没有被组织起来与政府和商界展开经济谈判。
  相比之下,美国的政府与企业关系所激发的争论要远远大于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美国拥有一些其它工业化国家所缺乏的自然资源、根深蒂固的企业家传统和一个大规模的国内市场。然而,真正将美国与其它国家区别开来,并促成美国实现持久繁荣的独特因素,却是美国的经济管理机制,也即美国独特的政企关系,这种体制所培育出来的政府行为能力、高质量的公共政策以及具有活力的企业家精神,极大地帮助了美国经济的成长。
  美国革命之后,在美国的先贤们努力创造一套能够独立于大英帝国的经济体系的过程中,形成了两个截然对立的知识传统:与亚当·斯密的自由放任原则相连的市场导向传统,这个传统由杰斐逊继承下来;脱胎于重商主义的积极政府的传统,它由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继承下来。斯密相信: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安排市场上的买卖活动,而政府的知识和经验从来都不足以成功的管理一个国家的经济,所以国家不对经济市场横加干涉就是最明智的政策。斯密的观点在当时正弥漫着重商主义传统的欧洲并没有成为主流的观念。一个非常伟大的历史巧合是,杰斐逊的《独立宣言》和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于1776年同年问世。所以斯密最初的追随者在美国,尽管殖民地的领袖们同时又吸纳了重商主义者们所推崇的积极政府的传统。
  一国的政治价值嵌入其经济制度之中的事实,揭示了经济为什么不可能完全绝缘于政治。作为一篇经济性的文献,1789年通过的宪法为美国的政府-企业关系提供了基本的框架,这一套制度框架通过对政府机构不同部门之间的权威进行分割,给予了企业相当大的经济活动自主权,政府的经济权力被约束在一个非常有限的范围内,而且很难干预微观经济活动。可以说,美国宪法保障了美国成为当时世界上第一个由企业支配经济的国家,私人公司组织经济运行,企业在美国具有崇高的地位,政府为企业的经营服务,而不是反之。
  20世纪30年代,为了缓和股市崩溃所带来的大规模萧条,联邦政府承担了相当广泛的经济职责,美国政治系统从此而发生了持久而影响深远的变革。我们虽然并不能确信凯恩斯主义影响罗斯福新政的历史精确性究竟有多大,但新政的标志就是,政府越来越多的通过公共政策来管理经济循环中的波动。我们也因此目睹了一个大政府在美国的兴起。尽管如此,根植于自由主义传统的美国政企关系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破坏,企业经营的独立性依然受到尊重,企业而不是政府,活跃在经济舞台的最前线。美国企业的地位反映出了美国人的这样一种判断:独立的企业组织为社会所提供的福利要大于受到政府严密控制的公司。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制造业在全球市场上面临德国和日本的激烈竞争,开始节节败退,越来越多的对美国政企关系的质疑相伴而来。出乎意料的是,随后的新经济革命却将美国推向了一个更为彻底的经济新时代。不少学者认为,正是美国独特的政企关系使得新经济的革命首先发生在美国,而不是德国和日本。因为新经济更青睐企业支配模式的经济体,它更能使自由竞争、宽容失败、激励创新的氛围扎根,而这些都是新经济的必备元素。美国的政企关系模式也因此再次受到全球范围内的追捧。但正如过去的事实所表明的,每一个新时代都必须重新对政府和企业的关系进行改革和调整,只有这样才能使每个部门都能够成为另外一个部门的力量之源。
  (《政府与企业--比较视角下的美国政治经济体制》,理查德·雷恩著,何俊志译,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7月版)